首页 工作动态 图片新闻 预警信息 应急宣教 突发事件 应急指南 政策文件 预案演练 应急示范
当前位置: 首页>>典型案例>>正文
美国应急管理体系的特点及启示
2018-02-15 14:24  

2011年6月12日至25日,国家行政学院应急管理考察团先后走访和参观了美国亚洲基金会华盛顿办公室、锡拉丘兹大学马克斯维尔学院华盛顿校区、美国联邦应急管理署总部、联邦应急管理署全国培训中心、杜兰大学抗灾领导力学院、新奥尔良市应急指挥中心、新奥尔良红十字分会、新奥尔良下9区卡特里娜飓风灾害现场、路易斯安那州州政府和应急指挥中心、兰珠参议员的新奥尔良办公室、卡特里娜飓风灾害展览馆、威特应急管理顾问咨询公司、加利福尼亚州应急指挥中心、萨克拉门托消防局的都市搜救队、旧金山湾区红十字分会、亚洲基金会总部等机构,期间与美国联邦应急管理署助理署长、路易斯安那州副州长等政府高级官员、应急管理专家、红十字会分会工作人员、民间组织志愿者代表、消防队员代表等人士进行了交流,较广泛地考察了美国的应急管理体系。

一、美国应急管理工作概况

(一)应急管理的体制建设

美国国土安全部及隶属于该部的联邦应急管理署(FEMA)是联邦政府应急管理的主要机构。“9·11”恐怖袭击后,美国联邦政府为加强组织间协调,提高针对各类灾害的快速响应能力,2003年组建了国土安全部,该部整合了8个联邦部门的22个机构,包括原司法部的移民和归化局、运输部的海岸警卫队、财政部的海关总署、秘密勤务局等,其组织规模仅次于国防部,拥有近17万名编制人员,这是美国二战后最大规模联邦政府机构改革。国土安全部既负责自然灾害管理,也负责包括恐怖袭击在内的人为灾难事故管理,具体工作包括:整理及分析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等部门搜集的情报资料,以便及早发现安全威胁;保卫重要基础建设(如核设施、铁路、公路、海港等);统筹并领导美国在预防和应对核武器、生化武器攻击工作;统筹美国联邦应急救援工作等。

美国联邦应急管理署专门负责处理所有防灾、减灾、救灾及民防工作,总部设在华盛顿,下设署长办公室(含全国顾问委员会和区域运作中心)、基于诚信和邻里关系伙伴中心、首席财政官办公室、残疾人辅助和协调办公室、平等权利办公室、执行秘书处办公室、首席律师办公室、联邦协调官运作中心、政策与项目分析办公室、外事办公室等。所辖机构包括恢复局、响应局、后勤管理局、使命支持局、联邦保险和减灾局、保护和全国准备局、消防局等。此外,FEMA在芝加哥、亚特兰大、旧金山等10个城市分设10个办公室,作为FEMA在各地的代表,协助处理各州的重大灾害。FEMA现有工作人员7559名,这些人员分布在华盛顿的总部以及区域和地方的分部、山地气候应急中心和马里兰的FEMA全国培训中心(该中心下辖国家消防学院,简称NFS,以及应急管理学院,简称EMI)。

2005年,美国南部墨西哥湾沿岸遭受“卡特里娜”飓风袭击,造成1000多名美国公民丧生,暴露了联邦、州和地方政府在应急准备和响应中的一些突出问题。2006年10月4日,美国总统布什签署《后“卡特里娜”应急管理改革法》,赋予FEMA以新的职能,增强国土安全部对于各种风险和威胁的预防、准备、防范、响应及恢复能力,其措施包括:一是新的FEMA在紧急状态下可以提升为内阁级部门,其行政负责人直接对总统负责;二是加强针对恐怖袭击的准备、响应和恢复等方面相关工作;三是新的FEMA将扩充规模,在原有雇员的基础上,增加800至900人。新FEMA的具体职责主要包括:领导全国的灾害应急管理工作,应对各种灾害风险;与非联邦实体结成伙伴关系,以建立全国性的应急管理体系;提高联邦政府的整体应急响应能力;强化自身的综合性应急管理职责;加强地区办事机构的建设以协助解决各州优先解决的问题等。

(二)应急管理法制建设

美国应急管理的相关立法历史悠久、体系较为完备。美国联邦政府的应急管理法制建设可以追溯到1803年的《国会法》,一般认为这是处理灾害问题的第一次立法尝试。1950年美国制定的《民防法》,是美国应急管理目前最重要的法律之一。该法是美国第一个总体的、非专项的用以应对灾害的联邦法规,该法明确了联邦政府制定民防计划,为民众提供防护场所,组织疏散,指导、协调、支持各州和地方政府开展民防工作等职责,该法还首次提出民防准备系统建设要立足平战结合的原则。1981年美国修改了《联邦民防法》,扩展了民防的内涵,即民防包括了平时应急和战争引起的灾难,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民防任务进一步扩大,其范围不仅包括防护核袭击,应付自然灾害和提高对紧急状况下的快速反应能力,还包括防核生化和应对恐怖事件的能力,使民防工作与灾害管理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灾害管理被放到了更加突出的位置。

1988年联邦政府制定了《罗伯特·斯坦福救灾与应急救助法》(简称《斯坦福法》),对联邦政府救助的内容、对象、范围、条件等方面做了明确界定,规定了为州、地方政府和民间灾害救助组织进行支持并提供各种可用资源,以减轻灾害带来的破坏、损失和困难的情况,并对联邦政府认定的重大灾害和突发事件做了明确界定。例如,《斯坦福法》把突发事件被定义为:依照美国总统的决定,在美国范围内发生的且需要联邦救助来补充和支持州地方政府的努力,以挽救生命、保护财产及公共健康安全或避免更大灾难威胁的事件。美国政府注意及时总结巨灾应对中的教训,不断完善应急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在“9·11”恐怖袭击后出台了《国土安全法》,在“卡特里娜”飓风后出台了《后“卡特里娜”应急管理改革法》。另外,美国各州依照《联邦民防法》、《斯坦福法》、《国土安全法》等联邦法律,开展应急管理方面的立法。例如,加利福尼亚州的《应急服务法》,该法从应急准备、应急响应、灾害救助等方面都做了详细规定。

(三)应急管理工作机制建设

美国联邦政府高度重视突发事件应急机制建设,通过建立全国事故管理系统,逐步强化和规范了应急管理工作机制。2004年3月1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出台了“全国事故管理系统”(NIMS),该系统提供了一个全国统一的模板,促进联邦、州、地方和部族政府以及企业和非政府组织一起开展工作,对美国国内发生的无论何种原因、规模或复杂性的突发事件(比如恐怖主义活动),实施快速高效的准备、预防、应对和恢复,该系统涵括三个主要系统,分别是事故指挥系统(ICS)、跨部门协调系统、公共信息系统。事故指挥系统是该系统的核心部分,它是一种规范化、统一高效的应急管理工作机制,目的是通过将各种设施、装备、人员、规程和通讯组合进一个共同的组织结构中,实现对国内突发事件的快速高效管理。该指挥系统设指挥官一名,指挥机构也被划分为指挥成员和参谋成员,前者设公共信息官、联络官和安全官三个职位,主要负责协助指挥官;参谋成员由行动部、计划部、后勤部和财务行政部主管组成,下设多个分部或支持小组。事故指挥系统主要针对现场处置,指挥官负责组织应急行动,但不负责制定政策和全局性重大策略。

美国各州及地方政府注意加强区域协调机制。1992年安德鲁飓风后,美国南部州长联合会开始重视加强州际区域应急管理协作。1993年,东南部16个州签署《南部区域应急管理互助协议》,以确保其成员州在应对重特大灾害时可以获取充分的救助资源,保障公众安全和快速地恢复受灾州的基础设施,1995年该协议允许其他州加入,扩充成员后的州际互助协议被称为《州际应急管理互助协议》(EMAC)。目前,美国绝大多数州和部落政府已加入EMAC.在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应对中,根据EMAC响应机制有49个州参与了援助,在飓风登陆后的36小时内,来自成员州的6335名援助人员被派遣至灾区,实现了在各州互助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资源动员和部署。另外,州的许多相邻县、市间都签署了应急互助协议,加强在应对大规模灾害情况下的相互支持和救援协调。

(四)应急预案建设

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美国联邦政府应急预案经历从《联邦响应计划》修订为《全国响应计划》(简称NRP),再到建立《全国响应框架》(简称NRF)的过程。1992年出台的《联邦响应计划》是联邦政府最早出台的应对突发事件的操作性文件,主要阐述了应急管理中联邦层级的政府及其部门应发挥的作用及相应的责任,规范了联邦政府如何在一个重大灾害中,运用联邦政府27个单位(其中包括唯一的民间团体美国红十字会)主导实施应急支持功能,依法协助和支持州及地方政府的灾害应急工作。

2004年6月,美国联邦政府国土安全部制定了《全国响应计划》,该计划强调综合性、全国统一、应对所有重大危害,把反恐计划、应对核生化威胁计划、保护基础设施计划等内容纳入到全国响应框架范畴,注重预防、准备、响应、复原等环节全过程的管理,规范了联邦向州、地方和部族政府提供应急支持的框架;阐明了使用直接的联邦授权的应急程序和机制,力图使国土安全部部长成为国内各类灾害管理的首席联邦官员。

2008年1月,美国联邦政府将《全国响应计划》改进为《全国响应框架》。《全国响应框架》的出台有利于加强国家有效应对事件的基本能力,进一步加强应急响应中的协调,以便能快速开展响应和恢复工作。同时,国家应急反应框架行文清晰,易于理解,有利于州政府、地方政府和部落政府、私营部门、非政府组织和联邦政府的各部门厘清各自的职责。还有,全国响应框架与美国国土安全大战略紧密结合,力图加强政府间信息的共享和研判,促进国土安全的整体风险管理工作,规范国家、州、部落和地方应急准备工作,保证联邦政府投资能够解决最优先性的安全问题。目前,美国联邦政府正准备在系统评估的基础上,2012年底前对《全国响应框架》作进一步修订。

(五)应急管理队伍建设

美国各地的消防、警察、医疗救护人员等专业队伍是应急队伍的中坚力量,联邦军队、国民警卫队在应急响应中扮演着重要的支援角色,美国政府高度重视加强城市应急队伍建设。1989年,美国联邦应急管理署建立国家城市搜救响应系统,来执行灾害响应任务。目前,该系统依照《全国响应框架》来贯彻实施其联邦第九项应急支持功能。

国家城市搜救响应系统是由城市搜救队伍、事故支持小组及技术专家等人数合计超过5000人所组成的系统,以28个城市搜救队为核心,与由州及地方政府所激活的应急管理部门形成一个系统。其中,每一个搜救队都是由62人、32个职务所组成,这些职务分成5个功能部门(搜索、救援、计划、后勤、医疗部门),每一个部门可以24小时连续工作。该系统在包括城市搜救队外,还有专门的事故支持小组及技术专家。事故支持小组是由搜救队、联邦、州及地方政府紧急应急管理及私人领域相关组织的成员所组成,在突发事件响应时能提供城市搜救队间协调及后勤支持,也处理与搜救相关的评估以及提供技术上的建议,并向州和地方政府提供应急救助服务;技术专家在各种城市搜救队的训练中提供专业知识,而且他们也可在必要时被征用。

另外,美国政府高度重视培训公民必要的应急技能,大力支持志愿者应急队伍的建设,以确保在大的灾害发生的时候,志愿者应急队伍向公民提供即时的服务,直至专业救援人员到达。1985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开始建设志愿者应急救援队伍——社区应急响应队,主要是为本社区服务。1992年,联邦应急管理署把应急响应队纳入联邦应急响应计划,在1995年奥克拉荷马城市爆炸、北岭大地震中社区应急响应队都发挥了重要作用。随后,社区应急响应队的做法在全美得到推广,培训内容、经费保障等相关制度得到完善。例如加州洛杉矶消防局成立了灾害准备部,负责培训社区应急响应队。加州社区应急响应队的培训通常为一个星期,涵盖7个主要部分,包括灾害准备、火灾应对、灾害医疗救护、简单搜索和救援、灾害心理、队伍管理、实践训练。

(六)非政府组织参与应急管理

非政府组织在美国联邦、州和地方政府应急管理工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突发事件应对时通常提供避护场所、紧急食品供应,以及其他重要的支援服务。美国政府非常重视与其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一方面,非政府组织直接参与应急准备和响应活动。以美国红十字会为例,该组织是重要的应急救援组织,其在应急管理中的目标是预防灾害和救助灾民。美国红十字会拥有大约23万工作人员,主要依靠无偿工作志愿者,每年都有超过50万的志愿者和3.5万雇员对社区中大约7万次紧急事件的受害者提供援助。它是全美最大的血液和血液制品的供应部门,每年大约400万人通过美国红十字会捐献血液。美国红十字会每年还举办700多场地方性培训,超过1500万人学习到应急管理的科普知识。在美国路易斯安州、加利福尼亚州等地的应急指挥大厅内,都专设有非政府组织代表工作的部门或席位,以加强在应急响应中的联系和协作。

另一方面,非政府组织在灾后恢复和重建方面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比如,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后,越来越多的公共及私人机构共同帮助大奥尔良地区和被安置到其他地区的居民恢复生活。成立于2005年11月的大奥尔良灾后恢复联盟,其成员包括来自各教区长期恢复委员会、宗教组织、灾害响应机构、社会与人类服务机构、政府联络办公室及倡议团体的代表。迄今为止已有超过60个跨宗教组织、非营利组织及政府机构加入该合作联盟,该联盟与联邦应急管理署地区办公室、州及地方政府建立了定期工作机制,可以配合政府为灾民提供各种服务,积极救助那些受灾却不符合政府救助条件的灾民。该联盟成员单位之一的塞拉俱乐部,在路易斯安那州的环境正义项目始于为从巴吞鲁日到密西西比河沿岸受到有毒化学物质影响的社区争取权益。近年来,塞拉俱乐部的组织者达利尔将工作重心放在与社区合作,积极开展与圣十字社区协会和玛丽皇后越南教区开展联盟内部在重建方面的协调和协作。

(七)应急管理培训体系建设

美国联邦政府高度重视应急管理培训体系建设。联邦应急管理署应急管理学院(EMI)位于马里兰州的埃米茨堡,与同隶属于联邦应急管理署的国家消防学院(NFS)共用一个校园,1979年3月,联邦政府收购圣约瑟夫学院,作为全国应急培训中心(包括国家消防学院和应急管理学院两家机构)的校园。EMI承担着应急管理方面的教学培训、研究咨询、组织演练、职业认证、指导全国应急管理教育等职能。目前,EMI目前设有6个部门:远程教育部、减灾部、使命支持部、响应与恢复重建部、准备部、整合应急管理部。该学院有70名员工,包括应急管理专家、培训专家和支持人员。另外,学院还有合同雇员,合同雇员绝大多数具有应急管理背景和专门知识,包括应急管理专家、培训专家、联邦和各州应急管理的实际工作者,例如州应急演练的负责人等。

EMI以“支持国土安全部和联邦应急管理署的目标,提升全美各层级政府官员的应急能力,预防、准备、应对、保护、恢复重建和减缓所有美国人民身上的各种灾害和危机的潜在影响”的宗旨,EMI的办学目标包括五个方面:(1)提升州、地方政府和部落官员的能力;(2)提高应急管理人员的能力;(3)支持《国家事故管理系统》(NIMS)、《全国响应框架》(NRF)和《国家准备指南》(NPG)的执行;(4)增强个人、家庭和特别需求人群的准备应对能力;(5)运用结果导向的业务方式来实现EMI的使命。

EMI的培训对象包括六类:(1)联邦应急管理署的全职雇员,(2)联邦应急管理署的待命/灾害应对雇员,(3)州、地方政府和部落官员,(4)国土安全部/其他联邦政府部门人员,(5)相关职业领域的成员,(6)高等教育机构

EMI的课程覆盖了从各类灾害应对计划到联合应急管理的各种议题。课程教学形式多样,包括桌面推演、功能演练、全面演习等方法来提高教学的实用性和实战性。同时,应急管理学院重视加强高等院校中的应急管理教育工作,2011年开展的项目包括9个博士项目、62个硕士项目、33个学士学位项目,与232个大专院校开展应急管理培训项目等内容,每年召开全国应急管理协作会议,协调全国应急管理的教学工作,并向全联邦范围内的应急管理教学和培训项目提供教材。

通过60年的努力,EMI已经在全美应急管理培训、演练和教育培训体系中发挥着核心作用。每年大约有17000名学员就读该中心的住校学习课程,另有大约86000名学员就读非住校课程,约195000名学员接受网络远程课程。

二、美国应急管理体系的主要特点

(一)美国政府应急管理体系具有鲜明的体制特色。

由于美国是联邦制的国家,各州在应急管理工作中,有着很大的自主权,依法承担着应急管理的主要责任,各州的应急管理部门的功能虽然相近,但名称并不完全统一。在突发事件应对中,州及地方政府的自主性很强,这有利于灾害的快速处置,但是在卡特里娜飓风、墨西哥湾漏油事故等重大灾害应对中,同时也暴露出了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协调不力,联邦政府的救援行动迟缓、资金支持不足等问题。另外,在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投入的恢复重建中,州及地方政府常常受制于资金、技术等瓶颈,恢复工作常常难以快速有力开展。

(二)高度重视应急管理的准备工作

美国政府强调,有效的应急反应活动首先取决于事发当地事前的准备工作。应急准备工作包括计划、组织、配备、训练、演习、改进等环节。一是在《全国响应框架》中明确职责的联邦各部门都被要求制定相关的政策、计划和程序,甚至需要签订合作协议、合同,以便有效投放、分派资源,在应急响应中发挥规定的作用。二是灾害响应行动需要建立全面组织架构,强化领导者的职责,整合包括志愿者组织在内的各种力量,每个政府组织的领导者都需要遵照NRF的要求履行各自职责。三是政府各个地区确认和制定策略来配备足够的重要装备、物资和系统,以便履行自身的职责。四是个人和小组,无论是履行工作职责还是作为志愿者,都必须达到地方、部落、州、联邦或专业领域的资格和能力标准。五是所有地方、部落、州和联邦政府部门应该制定改进计划,评估演习参与和响应效果、总结经验教训,改进和提高响应能力。

(三)注重加强应急管理的规范化和标准化建设

美国政府注重加强应急管理的规范化建设,依据应急管理的联邦法律法规制定应急预案的框架,对应急管理的现场指挥结构、各相关联邦部门的职责、应急救援的工作机制做了明确规定,形成了《全国响应框架》、《全国灾害恢复框架》、《全国事故管理系统》、《全国准备指南》、《风险管理术语手册》等一系列完整的工作文件体系。《全国响应框架》、《全国灾害恢复框架》和《全国事故管理系统》对美国应对突发事件的各个环节、联邦政府和州及地方政府的职责、应急的主要工作机制都做了统一、规范的界定,简单明确,操作性和实用性强。《全国准备指南》确定和规范了正式的准备目标、灾害场景、通用任务清单、目标能力清单等相关的具体准备工作;《风险管理术语手册》规范了灾害应急中的风险管理基本概念,使参与应急管理工作的政府机构、专业队伍、非政府组织、志愿者都能够准确地进行交流沟通。

(四)高度重视应急管理基层基础建设。

美国州以及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地方政府在应急管理工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美国应急管理模式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政府主导、民间参与。为了应对突发事件,美国采取了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共同应对的方式,构建了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应急管理体系,非政府组织、社区居民和志愿者队伍在应急管理过程中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成为政府主导力量的重要补充。以美国的城市搜救队、红十字会为例,它们都积极参与到应急管理工作中,各地的社区应急响应队在灾害准备、应对和恢复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且管理制度相对健全、装备齐全。另外,美国州与州、州内部的多数地方政府建立了应急协调、互助机制,基本实现了临近区域的资源的共享,能够保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开展相互支援,能够在第一时间内拯救生命,减轻公众的损失。

(五)美国应急培训体系较为完备,实用性强

美国建立了分类别、多层级、全方位、广覆盖的全员应急培训体系,把培训对象划分为政府公务员、专业应急人员、社区居民、志愿者队伍等类型,对每个类别的人群根据其岗位特点及工作要求所需掌握的应急管理知识和技能,开展相应的培训,并且高度重视对非政府组织、社区居民和志愿者队伍的培训。在教学培训中,紧紧围绕政府应急管理的实际需要,注重在实战性培训和仿真模拟演练中提高应急管理能力。比如,采用桌面演练来评估应急响应计划、政策和程序,或者评价用以指导对特定事件的预防、响应和灾后恢复的体系;采用功能演练来检验和评价单一职能小组或几个相互依存的部门中个人的实际能力、承担的职责及其活动情况;采用全面演习来评估系统整体的应急能力,评估参与演练的单位和部门间在一段时间内的工作衔接和互动配合的整合能力。

三、几点启示

(一)大力加强应急管理体制机制建设

由于应急管理工作涉及领域广,牵涉部门多,要明确和完善国家应急管理领导机构的统一指导、综合协调、风险管理、督导考核职能。进一步明确中央政府和省级政府在应急管理中的指导、支援职责,进一步强化城市和县级地方政府在应急管理中的第一响应者的职责,理顺非常态下的各种管理权限的合理配置,妥善安排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各级党委与各级政府、地方与军队、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和志愿者的分工协作关系。要加强应急管理工作机制的规范化建设,逐步建立全国统一的应急管理指挥体制,推进信息共享和研判、风险分析和评估、区域应急管理协作等机制建设。尽快出台应急管理术语规范,制订和完善应急管理准备、预防、响应、恢复与重建等方面的指南或规范。

(二)加强应急管理资源的统一规范管理

国家县级以上财政都应建立应急专项资金,要将目前用于应急的各类资金统一预算、集中管理,用以日常应急管理、重特大突发事件处置、后勤保障、队伍建设等支出。建立各级政府、各类组织之间可以共享的应急资源信息库,对应急管理的人力、物资资源进行梳理和分类,将各种物资储备情况汇总,建立台账,动态管理。当出现紧急情况时,由承担应急指挥调度的责任单位统一协调调度。研究探索应急物资储备与生产能力储备相结合的应急物资储备管理模式,加快编制应急物资产品目录。对一些面向社会、短时间内需求量大的防护、救援、食宿以及满足紧急恢复功能要求的产品、材料,从生产技术、企业生产条件、准入许可证等方面做好准备,使有关部门可以随时组织企业生产或扩大生产,满足应急工作的需要。

(三)加强基层应急队伍建设

要充分发挥应急组织机构和专业队伍一专多能的作用,继续加强以公安消防队伍为依托的综合应急救援队伍建设,以优势专业应急救援队伍为依托,加强一专多能的应急救援队伍建设。建立和完善突发事件现场指挥制度,尽快出台指导现场应急工作的相关指南和规范。不断探索和完善基层社区自救互救组织的建设。加强志愿者应急队伍建设,在培训制度、资格认证、装备建设、资金支持、应急合作机制等方面的逐步实现规范化管理,促进应急管理志愿者队伍有序参与应急工作。加快制订针对非政府组织参与应急管理的相关制度。

(四)大力推进应急管理培训体系建设

以国家级应急管理培训中心的设立为契机,在国务院应急办指导下,依托各级行政学院,逐步整合中央政府各部门、地方政府、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等方面的应急管理教学资源。建立能够吸收中央各有关单位参加的应急管理教学培训协作制度,定期研究、统筹规划全国的应急管理培训工作,编制中长期及年度应急管理培训规划,加强对培训工作的组织领导和规划协调。探索建立应急管理教学培训与应急管理岗位实际技能需求相对应、教学培训和及时总结改进应急管理工作相结合的工作制度,提高政府应急管理准备工作的针对性、实战性。加大对社会组织、社区居民和志愿者队伍的培训力度,不断提高应急管理培训的社会化参与水平,构建应急管理全员培训体系。

(五)加强中美之间应急管理的交流与合作

美国政府应急管理的工作经验教训很多,美国政府官员和学者对于加强应急管理方面交流的意愿强烈,近期可在以下方面开展合作:一是风险预警,我国正在部分地区开展风险评估试点,目前主要借鉴的是德国经验,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学院开发了灾害风险管理信息系统,以及风险评估的数据模型,可借鉴其研究成果;二是决策协调,马克斯维尔学院对于危机决策问题有着独到的研究,杜兰大学抗灾领导力学院对于领导力的研究也有着丰富的经验,可开展相关方面的长期合作;三是恢复重建,我国近年来在应对汶川地震等重特大自然灾害方面积累了重要经验,在组织实施恢复重建方面则有着独特的优势,美国卡特里娜飓风后的恢复仍存在诸多问题,可开展相关方面的专题研讨。

作者简介:

游志斌,国家行政学院应急管理培训中心讲师。

魏晓欣,国家行政学院应急管理培训中心巡视员。

本文转载自《中国应急管理》

关闭窗口